• <menu id="wo2kw"></menu>
    <samp id="wo2kw"><samp id="wo2kw"></samp></samp>
  • 搜索 解放軍報

    特別驚喜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鄒文川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1-03-25 11:31

    特別驚喜

    ■鄒文川

    我當兵后第一次探親休假即將到來的時候,又接到一項臨時緊急任務,只好將回家日期暫時延后。那兩天,父母隔三差五打電話問我,什么時候到家。知道原因后,二老既害怕打擾我,又擔心問多了我不耐煩,每次匆匆說幾句就掛斷了。

    任務完成后,休假報告也批準了。得到準確消息后的那個晚上,我興奮得難以入睡。想來想去,我決定給父母一個驚喜。

    我將休假行程向所有親人保密。臨行前一天,母親還打來電話,叮囑我工作不要太累。但我還是從她的語氣里聽出了失落。我想起在部隊過第一個春節時,媽媽當時在電話里悠悠地說:“別人家孩子,在外讀書的、打工的都回家了,就你沒有回來?!蔽抑?,自我離家之后,父母對我的思念與日俱增。那種感覺,可能只有父母能理解。

    需要給爸媽帶一些駐地特產嗎?我盯著行李箱想了很久,但總覺得沒有太合適的。一是因為路途實在遙遠,二是因為我平時經常給他們郵寄。正在思考時,我瞧見了衣柜里的常服,頓時有了想法——2年多來,他們總在電話里說想看看我穿軍裝的樣子。就帶身軍裝回家吧!取軍裝的過程中,我正好看見放在柜子下面的榮譽證書和獎章,決定把它們也帶上,心想父母見了這些一定會很高興。裝箱完畢,我心里總覺著還差了點什么。是的,還有黨徽。入伍前,父親曾和我說過,要向黨員學習,向黨組織靠攏。入伍后,我一直沒有忘記父親的話,一直努力學習訓練,終于在義務兵期間加入了黨組織。

    從駐地到老家有3000多公里,回一趟家要轉乘多種交通工具,歷時兩天。離開單位當天下午,我抵達機場。過安檢的時候,母親打來電話,問我是否還在忙。我擔心穿幫,告訴她,正有事兒,不方便接電話。掛斷前,我還特意加了“料”:“媽,領導批準我下周回家?!?/p>

    聽到這個消息,母親果然歡欣雀躍,連聲道:“太好了!太好了!”而后,她又發來微信,問我有什么想吃的,她好提前準備。我想了想,點了故鄉的臘肉和菜豆腐。我知道,這些天應該給母親找點事情做,要不她定會像我一樣,激動得整晚睡不著覺。

    凌晨,我抵達縣城,稍作休息后,天一亮便向100多公里外的老家出發。一路上,我望著那熟悉的風景,想起家中的父母,很多思緒涌上心頭,不覺濕了眼眶。

    快到家的時候,我換上了軍裝,將黨徽戴在胸前。到達村里時,已是中午。我在家的不遠處,站了足有一分鐘,就想悄悄地看看父母在干什么,看看我離家以后,他們過得好不好。

    父母都在院子里,父親站著,在說著什么;老媽坐著,正在納鞋墊,同樣在說著什么。其實我猜得到,無非是談我什么時候回來,談我最近在和他們彼此的電話里都說了什么,談我發的朋友圈……

    我向他們走去,最先看見我的是父親。他一下子怔在了原地。大約過了幾秒,母親也發現了我,始料未及的驚喜讓她情不自禁地將針線丟在了地上。那一刻,我激動得一句話也講不出來,心“怦怦”地跳,立正站在他們面前。

    “龜兒子!”老爸打破了沉寂,也把他和母親的眼淚都惹了出來。母親來不及擦眼淚就圍著我轉了一圈又一圈,連聲道:“瘦了,瘦了?!备赣H依舊直直地站在那兒,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我回來了,爸,媽!”

    在艷陽底下的院子里,父母開始聽我講探家前后的故事。母親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說,這是她這些年來收到的最大驚喜。父親還有些嘴硬,說他早就猜到我會來這一手。

    微風拂來,吹亂了母親的頭發,父親說像雞窩,我說像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安徽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