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2kw"></menu>
    <samp id="wo2kw"><samp id="wo2kw"></samp></samp>
  • 搜索 解放軍報

    結婚20多年后,妻子才知他是航天人

    來源:裝備科技作者:杜名馨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1-03-19 09:16

    火箭專家、中科院院士、型號老總……在我國航天運輸領域知名專家劉竹生身上,有很多標簽,但在他眼中只有一個:“鐵桿”航天人。

    什么是“鐵桿”?

    “生死不棄!”在劉竹生看來,“鐵桿”一部分是航天人,另一部分是家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家人,是作風,也是家風?!拌F桿”航天人的家風,就是一人干航天,全家愛航天。

    劉竹生家庭成員合影 郭嘉瑞 攝

    20多年后才知丈夫是航天人

    1968年12月,劉竹生與王麗珍登記結婚?;楹?,兩人度過了10多年“牛郎織女”般的日子。王麗珍當時在天津教書,劉竹生在北京工作。對于丈夫的工作,王麗珍知道的只有兩個字——保密。

    雖然不知道丈夫具體做什么,但能猜出他干的是大事。她也曾好奇地問: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一次,劉竹生將保密教育中的事例講給王麗珍聽:“一些人將部隊轉業的消息寫信告訴家人,導致泄密?!弊源岁P于他的工作,王麗珍再也不過問。

    在劉竹生心里,妻子不僅通情達理,有修養,而且十分堅韌,為他一心從事火箭研究筑起了堅固的“后墻”。

    那些年,與丈夫聚少離多,王麗珍一邊工作,一邊獨自照顧兩個孩子。由于生活條件不好,孩子經常鬧病,有一陣子大女兒老感冒,王麗珍工作太忙,也顧不上帶女兒去看病。一天,她發現女兒小便中有血,才趕忙去醫院,經醫生診斷是腎炎。

    當時唐山發生大地震,她們在天津的一間房子被震塌了。王麗珍和兩個孩子只好住在學校操場上搭的一個窩棚里,沒有窗戶,里面又潮又濕,還要給孩子熬藥,非常艱辛。

    但再苦再累,王麗珍都沒有哭過。每當丈夫關切地問起家事,她也總是報喜不報憂。

    他們的媒人王化俠看她這么辛苦,半開玩笑地問王麗珍:“給你介紹了劉竹生這么個指不上的書生,你后悔了吧?”

    王麗珍笑了笑說:“有什么后悔的,老劉是個好人,別看他平時不愛出頭露面,可關鍵的時候,像個男子漢的樣兒?!蓖觖愓涞恼Z氣中流露出驕傲和滿足。

    直到1979年,王麗珍才調到北京工作。雖然一家人擠在一個13平方米的小屋里,但總算團聚了。那時,劉竹生依舊沒日沒夜地忙于工作,家里的大事小事還是王麗珍操持,再苦再累,她從來沒有抱怨。

    1989年年初,國家啟動了長二捆火箭研制工程,整個工程必須在18個月內完成。當時,造一枚火箭至少需要6年時間,18個月造一枚火箭,可以說是天方夜譚。

    劉竹生承擔其中最難的一環——“捆綁”技術的研究。那期間,他經常睡不上一個囫圇覺,無數的白天黑夜都在連軸畫圖中度過,有時突然有個思路,半夜就敲開同事的門,開始討論。

    “捆綁”問題解決后,劉竹生又挑起了整流罩分離難題的重任。在整流罩分離試驗前,有人提議,可以讓家屬來參觀。第一次,王麗珍有機會走近丈夫的工作。

    試驗現場,只聽見“啪”的一聲,整流罩如花瓣一樣張開。那一刻,她才知道丈夫干的是國之重器,覺得既神秘又震撼,于是更能理解丈夫了。她想:“航天強了,中國才能不受欺負?!?/p>

    劉竹生和王麗珍在神舟十一號飛船轉場現場 記者 宿東 攝

    心中最美是火箭

    上世紀90年代初,國家正式批準實施載人航天工程。1998年開始,劉竹生又挑起了發射載人飛船的長征二號F火箭總設計師的重擔。短短幾年間,他和團隊攻克了一道道難關,鑄造出中國第一枚載人火箭,使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掌握載人運載技術的國家。

    2003年10月,我國第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五號一飛沖天。當時已64歲的劉竹生,本可以退休,安享晚年生活,但他卻還在為載人火箭的可靠性殫精竭慮。10多年來,他依舊為10余枚載人火箭“掌舵”,見證了它們百發百中,順利將11名航天員成功送入太空。

    當劉竹生為工作忙碌的時候,王麗珍本能地守護著他們的小家,任勞任怨。

    劉竹生說:“在我們家,大事我做主,小事她做主。什么是大事?我說,60年發生一次的才算大事。所以家里的事,我從來不管,她也從來不讓我操心?!?/p>

    王麗珍說:“我們從來不吵架?!焙唵蔚囊痪湓?,卻凝聚著幾十年如一日的理解、支持和奉獻。

    如今。劉竹生已經81歲了,王麗珍以為丈夫終于可以陪伴自己了,但只要工作有需要,劉竹生依舊義無反顧地撲在工作上,承擔起航天運輸領域高級顧問和空間站工程可靠性專家組組長的重任。王麗珍只能一個人上老年大學,享受一個人的老年生活。幾十年相伴,她深深地懂得,在丈夫的心里,最美的是火箭。

    直到幾年前,劉竹生終于圓了王麗珍多年來的心愿——帶著她去發射場觀看發射。隨著轟隆一聲巨響,伴著耀眼的亮光,一個龐然大物拔地而起。這一刻,王麗珍感慨:“火箭了不起!干火箭的人更了不起!”她終于懂了為何在丈夫心中火箭最美,在她心里,也如是。

    心靈手巧的總設計師

    載人航天發射場,戈壁灘上的胡楊林黃了又黃。很多次,劉竹生將這大漠秋色收入油畫中。

    有人說劉竹生是火箭專家,也有人說他是藝術家,“給他一個平面圖,劉總立馬就能將它畫成立體圖”。作為一名火箭總設計師,劉竹生的生活并不是我們想象中除了上班就是加班的樣子,而是多姿多彩。

    劉竹生的家里,擺著好幾個大書柜,里面除了各類書籍外,還放滿了許多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兒。它們中有不少是他從荒涼的戈壁灘上撿回來的,有極具滄桑感的樹根,也有各種千奇百怪的大漠石。在發射場,這些都是他松弛緊繃神經的“靈丹妙藥”。

    除此之外,劉竹生還會修表、繪畫。他畫的毛主席像栩栩如生,絲毫不遜色于專業大師。他家里的桌子上還擺放著當年為夫人畫的《青春少女像》。他還會給孩子手工做很多玩具,織布機、照相機……他的心靈手巧也為家人帶來了許多歡樂。

    潛移默化中,多年繪畫培育的空間思維,賦予了他豐富的想象力和深邃的洞察力。長二捆火箭研制期間,還沒有火箭模型,為了方便大家觀察分析和討論,他就親手做了一個火箭模型。當時,沒有數字仿真技術,這般立體直觀的火箭模型,讓人吃驚不已。

    三代傳承航天情

    對于火箭發射,劉竹生一家有著特殊的感情。每當有火箭發射直播,一家人經常會圍坐在電視機前,等待著那激動人心的時刻。觀看火箭發射,也漸漸地成了他們家的一個傳統。

    不僅劉竹生和妻子愛航天,在耳濡目染中,兩個女兒也愛上了航天,漸漸地走上了航天事業的道路。劉竹生的外孫郭嘉瑞也在國防科技大學攻讀博士,學習飛行器設計專業,繼續追逐航天夢。

    “每次看到、聽到火箭或是航天方面的消息,我都很激動,我覺得這就是我以后要做的事?!惫稳鹫f。

    劉竹生說:“我希望他能搞技術,造火箭、造導彈,貢獻大?!蓖鈱O小時候,劉竹生便購買了上百種模型給他玩,培養他對航天的熱情。在外孫看動畫片的時候,劉竹生總是將他留下的半成品拼好,用行動告訴外孫,要堅持,不要放棄。

    郭嘉瑞長大后,祖孫倆經常會坐在一起討論技術問題,劉竹生經常對他說:“既然你選擇干航天,就一定也要是‘鐵桿’!”

    獻了青春獻子孫,晚年的劉竹生,不僅心系中國火箭,也在為航天事業培養“鐵桿”接班人?!拌F桿”是航天情懷,更是家國情懷。為國鑄箭的路上,航天精神代代傳,航天家風也要代代相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安徽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