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2kw"></menu>
    <samp id="wo2kw"><samp id="wo2kw"></samp></samp>
  • 搜索 解放軍報

    生命的贊歌——“天下第一道班”雪域之巔守護天路67載

    來源:新華社作者:沈虹冰、張京品、田金文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1-03-26 05:30

    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青藏公路最高點。

    冰天雪地,生命極限,是這里留給人類的印記。

    風雪再大,環境再苦,但西藏的“生命線”——青藏公路在此路段常年暢通無阻。有“天下第一道班”之稱的國道109道班,因青藏公路而生,與青藏公路相守。

    60多年來,一代代道班工人接力駐守云端,用生命守護天路,用善舉幫助路人,在青藏公路最高段唱響擔當奉獻的生命贊歌。

    堅守——“路一天都斷不得”

    一夜銀裝素裹,唐古拉成了茫茫雪原。巴布和工友們緊急前往唐古拉鏟冰除雪。

    現年52歲的巴布,已經在109道班工作了30多年,落下一個在工區人盡皆知的“毛病”:睡覺的時候,聽不到車的聲音,就翻來覆去睡不著。

    “我從小在道班長大,經歷過好幾次唐古拉大堵車。路堵著,車走不了,車主鬧心,我們道班工人也難受??吹铰吠?,車走了,車主高興,我們道班工人也高興?!卑筒颊f,剛參加工作那一年冬天,唐古拉一帶幾乎天天下雪,天天堵車,他和工友們整個冬天都在冰天雪地里保通。

    后來,只要碰上下雪天氣,巴布經常整夜不睡覺,隔一段時間,就頂著雪花到公路上看看有沒有堵車。

    他說:“路是國家的經濟大動脈,一天都斷不得?!?/p>

    青藏公路最多時候承擔了80%以上的進出藏物資。路一斷,就意味著西藏可能面臨物資短缺、價格上漲的風險。

    28個人,40公里路,道班工人一年365天駐守保通,喊出“養路為業、道班為家、人在路上、路在心上”的口號。

    年平均氣溫零下8攝氏度,最低溫度零下40攝氏度,空氣含氧量不到海平面的一半,一年中有120天刮8級以上大風。這就是道班工人的養路環境。

    1983年4月,唐古拉山頂突降暴雪,道班工人晝夜苦戰。路通了,工人們的手套卻和皮肉凍在一起,只能用刀子一片一片割下來,鮮血淋漓。

    2017年保通任務中,有的道班工人出現凍瘡,腳腫得脫不下鞋子,只能用剪刀將鞋子剪開涂凍傷藥。

    穿越凍土區的青藏公路,受凍土融沉和凍脹影響,路基很容易變形。

    “剛養護好的路面,沒多久又坑坑洼洼的?!蔽鞑刈灾螀^公路局安多公路養護段109養護點副段長地嘎說,通過唐古拉山的車輛高峰時期日均上萬輛,且多是30噸至50噸的重型車輛,一年光修理路段坑點就1萬多個。

    長期工作生活在極高海拔地區,道班工人的身體明顯透支,備受高原性疾病折磨。

    “要說苦不苦,確實苦,但這是我們的工作,再苦也得干。和修路英雄相比,和老一輩養路人相比,我們吃的苦算不上什么?!钡馗抡f,把養路工作多做好一分,過往的司機安全就會多一分保障,“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正如一位騎行者留言:能夠站在海拔5300米的地方就是強人,能幾十年堅持工作在海拔5300米的就是英雄。

    1990年,交通部正式命名109道班為“天下第一道班”。

    “‘天下第一道班’是至高的榮譽,可是,109道班都是些再普通不過的養路人?!钡馗抡f。

    傳承——“養路工人就應該在路上”

    46歲的扎西次仁,一家三代養路。

    他的奶奶丹珠,青藏公路建成后在唐古拉山口做養路工,直到1982年退休。

    扎西次仁的父親扎郎,1962年成為養路工,一干就是30多年,還以道班工人的身份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生前,扎郎當班長10年,平均每天工作14小時以上,其間只請過5天事假。因為常年在高寒缺氧環境中高強度勞動,扎郎患上了慢性支氣管炎等疾病,10余次昏倒在工作崗位上,卻只住過3天醫院。

    “看不到路,比什么都難受?!碧稍诓〈采?,扎郎依然想著養路工作。

    1996年8月4日,扎郎開車返回唐古拉工區途中,突發疾病去世,年僅50歲。經解剖檢查,他的病是“陳舊化膿性腦膜炎”。在場的醫生感嘆:“人病到這種地步,還在堅持工作,簡直是奇跡!”

    扎郎用平凡的養路人生,踐行“隨時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的入黨誓言,被評為“青藏公路路魂”。

    “作為養路工人,就應該在路上?!边@是扎郎生前常對扎西次仁說的話。

    在道班工作20多年的扎西次仁,2010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如今,他對父親的話感受越來越深。

    時過境遷,道班工人的養路條件得到很大改善,鐵鏟、十字鎬和抬砂石的籮筐換成了挖掘機、裝載機、翻斗車,住房從帆布帳篷變成了保暖效果好的工區房,但路魂精神依然在激勵新一代道班工人,道班故事也感動著無數過往路人。

    “人上五千米,一步三喘氣?!?/p>

    在雄鷹都難以飛過的唐古拉山,汽車拋錨、旅客暈倒的事情,幾乎天天發生。唯一駐守的道班,就成了“救命稻草”。

    1990年,道班工人自發設立臨時救助站,除了免費供應熱水、氧氣,還專門騰出了幾間“客房”,免費供路人休整。

    滿墻的錦旗和留言,講述著109道班曾經幫助過多少受困唐古拉的行者,記錄著109道班曾經留宿過多少旅行的人。

    “天下第一道班,天下第一溫暖?!币晃或T行者留言,做一個選擇很容易,但要堅持一個選擇很難。道班工人幾十年接力提供免費救助,傳遞著感動。

    銘記——“道班改變了我的命運”

    回想起在109道班當工人的時光,92歲的瓊措說:“路,改變了西藏的命運。道班,改變了我的命運?!?/p>

    出生于1929年的瓊措,老家在那曲市聶榮縣,家里曾是世代農奴。

    “給農奴主干活沒完沒了,除了一點吃的,沒有任何酬勞,卻只敢在心里嘟囔,這苦日子啥時候是個頭?”

    20世紀50年代,西藏依然處于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社會。

    為解決解放西藏進程中嚴峻的交通困難,11萬名進藏部隊和筑路工人、藏族民工以及工程兵技術人員,奮戰在崇山峻嶺和高寒凍土區,“讓高山低頭,叫河水讓路”,3000多名英烈犧牲在筑路崗位,以血肉之軀創造了人類公路建設史上的奇跡。

    1954年12月25日,川藏、青藏公路同時通車到拉薩,結束了西藏沒有現代公路的歷史,養路的道班也同時成立。

    “當公路修到家門口,看到卡車跑過,我就知道苦日子要結束了,好日子要來了?!北M管年事已高,但瓊措對青藏公路通車記憶深刻。

    如老人所盼,川藏、青藏公路緊緊連接起祖國內地和雪域高原,改變了西藏長期封閉的狀態,成為西藏社會變革的先導。

    1959年3月28日,西藏上層反動集團發動的武裝叛亂被平定,雪域高原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民主改革,百萬農奴翻身解放。

    瓊措從此開始主宰自己的命運?!奥犝f青藏公路需要養路工人,我就報名來到了唐古拉山腳下……”

    瓊措說:“我們那一代的藏族養路工,幾乎都是窮苦農奴出身。黨幫助西藏修好了路,讓廣大農奴翻了身,還給了我們有薪水的養路工作,這是何等的恩情!現在我每個月有9000多元的退休金,日子無憂無慮?!?/p>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頑強拼搏、甘當路石,軍民一家、民族團結?!?09道班的墻壁上,鐫刻著建設和養護川藏、青藏公路過程中形成的“兩路”精神。

    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強調,新形勢下,要繼續弘揚“兩路”精神,養好兩路,保障暢通,使川藏、青藏公路始終成為民族團結之路、西藏文明進步之路、西藏各族同胞共同富裕之路。

    “青藏線上到處滲透著筑路志士的汗水,埋藏著英雄的鮮血,‘兩路’精神不能丟?!卑捕喙佛B護段2020年新入職大學生阿旺卓嘎說,“兩路”歷史是每一位職工的必修課。

    中華民族走到今天這般繁榮,正是因為有無數像“天下第一道班”這樣的普通人,在各自平凡的崗位上擔當奉獻。

    (新華社拉薩3月25日電)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安徽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