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2kw"></menu>
    <samp id="wo2kw"><samp id="wo2kw"></samp></samp>
  • 搜索 解放軍報

    口袋書能否迎來新的春天

    來源:新華網作者:路艷霞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1-03-22 16:05

    青年作家王若虛和另外八位作家一起嘗鮮,日前推出了“上海作協口袋書”叢書,這套叢書一經推出就惹人注目。值得關注的是,隨著圖書市場新近一批口袋書的面世,口袋書大有“重出江湖”之勢。

    小巧精致給閱讀增加愉悅感

    翻開這套“口袋書”,各個嬌小可愛,文字精致,設計巧妙,帶在身邊隨手翻看,閱讀感受愉悅。

    這套書選擇的作品別具一格,九位作家的九本書都以中短篇小說為主。孫颙的《仙手》完全突破了現實主義寫作手法,運用新武俠的表達方式,講述“俗世奇人”的不凡故事。陳村的《初戀》和程小瑩的《第一只蘋果》對往昔歲月的回望,仍然葆有著青春的激情和不被時光所掩蓋的光芒?!栋倌旰煤稀贰对揭啊贰痘虻拿孛堋贩謩e代表了滕肖瀾、薛舒和姚鄂梅這三位實力派作家對平凡人生中細碎光華的書寫,各具風格。任曉雯、孫未和王若虛,作為滬上銳氣十足的年輕一代,在前輩實力派所得到認可的基礎上嘗試走得更遠。任曉雯的《藥水弄往事》足以媲美其《浮生二十一章》,講述上海弄堂里的歷史煙塵、眾生哀樂?!兑淮芜h行》是被疫情阻留在德國的孫未講述的關于“異鄉人的奇遇”、“白領男女的情感”以及懸疑百出的現實鬧劇。王若虛的《守書人》想象鋪陳的銳氣,也是許多青年寫作者追慕的書寫。

    從篇幅上看,每本書8萬字左右、頁數不超過200頁。上海文藝出版社文學室副主任李霞說:“從內容到裝幀,這套叢書醞釀了整整一年?!彼硎?,市面上有太多的小說集,而且往往是一位作家數個作品并集后才能得以出版,“而我們從直接面向大眾的出版社營銷和發行的反饋中得知,要推廣單本小說作品集,一直存在巨大的瓶頸?!彼J為,散兵游勇的操作方式,讓優秀的小說作品集,甚至是名家作品結集,容易被茫茫人海錯過,于是想到以口袋書叢書形式為作家出書。

    “無論從開本、用紙、哪怕是精裝形態的評估選擇,到最后敲定的無護封圓脊精裝,都灌注了我們的精巧構思?!崩钕颊f,封面的插畫和內容是一體的,避免了因為常規精裝護封的脫落而造成讀者內心小小的失落,而穿線精裝、布紋藝術紙和順紋輕型紙的運用,讓這本書的閱讀能獲得輕盈溫柔的質感。

    作家受鼓舞讀者多期待

    作家王若虛前兩天在朋友圈廣而告之,稱這本《守書人》是他寫作生涯第一本口袋書,該書收入他的《腰封無用》《公益殺手》《試毒警告》等7個短篇。

    “一只手就可以牢牢拿住,在地鐵里翻看很方便?!蓖跞籼撜f,他上個月拿到了樣書,口袋書精致的模樣,讓他甚是意外?!懊鎸@本書,仿佛得到升華的感覺。這是很重要的一種暗示,也是一種特別的鼓勵,讓我對自己日后的創作會有更高的要求?!?/p>

    作家任曉雯拿到書的那一刻同樣很開心,“口袋書的形式和我作品內容的風格很一致,都是比較細致的?!弊骷译懻f,她的作品曾在國外出過口袋書,而在國內還是頭一次,“內容和形式結合得特別好,看起來很舒服、很精致?!?/p>

    在王若虛看來,更重要的是,青年作家往往不可能一上來就寫二三十萬字,而八九萬字的體量,上手壓力則不會太大。因此,口袋書讓年輕作家有了一個全新的展示空間,給他們提供了另一種可能。

    作家面對口袋書滿懷欣喜,但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文學類、休閑類圖書中口袋書稀缺,令讀者對此頗有微詞。網友“讀書狂王大花”最近在讀葉嘉瑩的《唐宋詞十七講》,她感慨道:“這么值得一翻再翻,細細品讀的書,為什么不能出個超輕的口袋書版本呢?”讀者子珛剛剛工作一年,她發現國內的書大多是正常尺寸,只有考研資料出過口袋書,而之前買過的英文版很多都是小巧的口袋書。另外,黨建、稅收、安全、考試、法律等用書,口袋書不少。

    事實上,網上不少讀者都對更多類別的口袋書充滿了期待。有的說“直接揣褲兜里就出門了”,還有的說“這樣我就可以背那種裝口紅的小包出門了”,更多的讀者說“坐高鐵或飛機更好攜帶”。

    借獨特優勢逆勢而上

    “口袋書”的興起可以追溯到上世紀三十年代在倫敦出版的“企鵝叢書”,此外,日本文庫本同樣很有名氣。前些年,國內漫畫口袋書曾經一度很流行,古詩詞、文學讀物都曾出過口袋書。但近些年,文學類、休閑類口袋書稀少也成為不爭事實。

    資深出版人馬步勻分析,這和整個行業有關系。他認為這幾年,圖書原材料漲價,圖書又大多采取寄銷制,還要有折扣留給銷售渠道,因此定價越來越高,“為了讓讀者覺得物有所值,就要做精裝,就要做大做厚?!倍啾戎?,做小書利潤空間要小很多,同樣是六五折給書店發貨,150元一本書,賣5000冊就可能盈利,而40元一本的口袋書賣1萬本,或許還不掙錢,出版社因此不敢輕易去做口袋書。不僅如此,因為開本小,設計印刷還有特殊要求,口袋書制作費心費力。馬步勻舉例,比如圖書版心不能太大,離圖書的釘口不能太近,否則翻書看文字太累。還有五指握書,如果字太密,也不行。

    后浪出版公司編輯李夏夏認為,口袋書面臨的最大競爭對手是手機閱讀,“因為手機攜帶也很方便,而且是現代人出門不可缺少的設備,也滿足了隨時隨地閱讀的需求?!彼J為,在這樣的情況下,口袋書如何進一步找準自己的特色和定位就顯得更加重要。

    盡管口袋書的出爐面臨諸多困難,但近來還是逆勢而上新出了一批優質口袋書,除了“上海作協口袋書”叢書外,還有“《魔法的語言》——星野道夫自然文庫系列”、《講談社·諸子的精神》系列、《讀庫》系列等。

    選擇做口袋書,是出版人士對市場觀察和思考后的決定。馬步勻做圖書發行的那幾年發現,口袋書有其獨特優勢,首先價格相對大書比較低,讀者在逛實體店時,很可能因為小巧可愛立馬就會買,再有因為書太小巧了,書店不會將之放在書架上,而是擺在書臺上,或索性放在收款臺邊上,這些位置,無疑都是黃金銷售位置。

    事實上,近期推出的多種口袋書都收獲了讀者的熱烈反饋。馬步勻認為:“這么多年來,做大書、做精裝,讀者也有審美疲勞,就如同上世紀九十年代都是平裝書、膠版紙,一旦銅版紙、四色書出來,大家都會趨之若鶩?!彼J為,此番口袋書“重出江湖”,可能意味著圖書市場一個新的方向,畢竟碎片化閱讀趨勢愈演愈烈,口袋書應該會迎來一個新的春天。

    上世紀八十年代,上海文藝出版社曾推出過小開本的五角叢書,此番推出口袋書也是對這一傳統的延續。李霞表示,上海文藝出版社會繼續在這條路上開拓下去,“未來可以有更多元內容的開拓,包括小說、散文、社科、理論、非虛構等都可以借助口袋書作為載體?!保ㄓ浾?路艷霞)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安徽快3开奖